Banner
首页 > 新闻动态 > 内容
各品牌自动电脑裁床分析
- 2019-05-28-

随着科技的发展,服装行业的发展与科技的结合是密不可分的,下面给大家介绍一下关于自动电脑裁床的问题以及各品牌之间的对比情况。
自动电脑裁床使用优点分析:

一、提高裁剪效率。自动电脑裁床的裁剪效率一般在手工裁床的4-5倍,同样的工作效率前提下节省一半以上的熟练工人。


二、减少出错概率。自动裁床在制定好CAD模板的情况下自动依照计划裁剪,一般不会出现手工裁剪出现的裁剪大小片,滑片等现象。


三、提高车间安全系数。手工裁剪依靠手提裁剪机,一般一台裁床需要两到三个裁剪师傅,每人一台手提裁剪机,还需要带上防护用的铁手套。手提裁剪机的刀片需要经常更换,需要专人收集废旧刀片更换新的刀片。一片刀片的长度在750px左右,非常锋利,如某厂目前二车间现有的手工裁剪机上有27片刀片加上废旧刀片,数量可观,更换成本高。自动裁床的进口刀片,尽管价格昂贵,但使用寿命长,加上自带的专用磨刀设备,大大提高裁剪效率的同时还减少了安全隐患。


电脑裁床品牌优势分析

一、美国格柏Gerber

从格柏1969年在美国发明首台自动裁床到率先实现本土化。Gerber在北美地区的主导地位无人动摇,在行业内很有影响力。进入中国27年,格柏高层裁床的价格也由几十年前的上百万美金一降再降。宝刀未老的格柏将继续其国产化的步伐,第三款本土生产的新品将于近期推出市场。以前格柏的客户以做外贸订单的企业居多,现在内销品牌企业的比例逐渐提高。在格柏,中国市场所占的销售份额已超过欧美,自然受到更多的关注和投入。格柏的Xlc7000型裁床的真空功率在37.5kW,以每天工作10小时,电费要支付375元左右。



二、德国拓卡奔马Topcut bullmer

1.价格本土化。浙江新杰克控股集团公司接手拓卡奔马后,着手的首件事情就是将原来150~200万的价降至120万左右。雄心勃勃的拓卡奔马正紧锣密鼓推进国产化进程。


2.质量国际化。拓卡奔马裁床的德国品质经过市场检验,得到了广泛的认可。拓卡奔马的员工大都是在本企业服务了三四十年的,技术上可以说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加上极为认真的工作态度,从而保证了质量好,寿命长。


3.绿色低碳,高效节能。拓卡奔马的自动裁床由于采用了蜗轮增压技术,大大节省了电力,以PROCUT XL7501为例,每8小时PROCUT XL7501比其它品牌裁床每天可节约160度电,而产量要高于同行近10%;拥有全新的自动加油专利技术,又省人工又省时间又省油料。


4.维护保养费用低。拓卡奔马的自动裁床大量采用国际公制单位制造的通用配件,如西门子、费托斯、斯凯孚、保德、诺德、法勒等知名品牌的零配件。这些零配件在国内绝大部分都可以买到,价格合理,维修方便,维护保养费用较低,并且大大缩短了维修周期。托卡奔马的PROCUT7501型真空功率在15kw,每天工作10小时电费需要150元左右。



三、美国派吉姆PGM

PGM公司的裁床以销售见长,目前在市场上也占有一席之地。善于创新的PGM接下来的工作侧重点将放在咨询服务上,为客户提供整体解决方案,以使软、硬件发挥的淋漓尽致。PGM的产品是代理的别人的,有日本川上、高岗等。但是贴牌是美国的。目前经典型号的购入成本大概在130万,平均每年耗材和服务费用加起来在8-10万。张家港东渡集团4台自动裁床中有3台是PGM的,每张裁床刀头配三张拖布床,裁床刀头通过地面导轨在三张拖布床上移动。通过三张拖布床的协调调配,仅在数名工人操作的情形下自动裁床达到了很大的使用效率。尤其在一些制版复杂的服装款式上,自动裁床的效率和质量要远远高于手工裁床。PGM的TC8型真空功率在15kw,每天工作10小时电费需要150元左右。



电脑裁床个别品牌不足分析

一、个别品牌质量有待提高。自动裁床作为裁剪车间重要的生产装备,其产品质量直接关系到后续缝纫工作的进展。


与已使用11年之久的美国格柏7250型自动裁床相比,广东某知名服装企今年购进的某自动裁床的表现就不尽如人意。据该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反映,这款产品存在噪声大、做工粗糙、高层裁剪上、下裁片偏差大等问题。


中山博奕智能科技也反映,国产某品牌裁床噪声偏大。“如果仅是噪声大,尚可接受,但如果故障不断,停停歇歇,对企业的影响就大了。”现在不少企业添置自动裁床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减少对熟练工的依赖,节省人力成本,如果裁剪工减少大半,设备却不能正常持续运转,造成的损失无可估量。此外,终端用户对自动裁床的认识尚处于初级阶段,如果企业盲目将不成熟的产品推入市场,一旦产品质量问题集体爆发,将造成多米诺骨牌式效应,一发不可收拾。

二、销售人员职业素养有待提高。在某知名网站搜索到这样一篇文章,内容大致为反映某知名品牌销售人员为将自动裁床卖入工厂,避重就轻,只谈节约部分,对服务、使用成本及需添加配置的价格却含糊其辞。“如果单看基本款的价格,似乎还能接受,但总体一算,贵得吓人。


各品牌有各品牌的销售策略,这无可厚非,但不能这样忽悠人。”此例绝非特殊个案。有些企业买回裁床后,发现很多面料因透气性差、易滑等问题裁剪效率还不及电剪刀,其所承担的工作量仅为30%,很是浪费。实际使用情况与销售人员所说有出入(以裁剪层高尤为突出),也是企业反映较多的问题。当然,销售人员之所以如此除与个人操守有关外,还与客户只关注眼前价格以及同行之间激烈的竞争有关。


三、使用成本过高阻碍发展。在广东某知名企业,每台裁床的使用费用约为每年一万元(不包括服务成本)。使用成本过高是今年该企业转而采购另一配件、服务价格相对较低品牌的主要原因。“裁床整体价格在下降,但这几年零件价格反而上升。”对此,这家公司颇感疑惑。

在了解的数十家裁床终端用户中,企业提及非常多的就是使用成本过高。据悉,目前很多裁床零件多为非标零件,定价权完全掌握在生产企业手中,用户只能听之任之。对于每年动则上十万元的服务合同,大多数服装企业同样颇感无奈:“真希望有能提供第三方维护支持的公司。”据悉,部分裁床生产企业的售后服务类收入占到了总体收入的40%以上。服务有偿,无可厚非,但如果太高,不利于自身及整体产业的发展。